2016桂阳矿冶遗址考古发掘专家座谈会在湖南桂阳

作者:世界历史

近日,考古工作者在湖南省桂阳县境内发现大规模古代矿冶遗址群。通过发掘,发现了较为完整的古代以炼锌为主的多金属冶炼作坊遗存,再现了当时的冶炼场景。

      “2016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4月12日在北京正式揭晓,湖南桂阳桐木岭矿冶遗址成功入选,这是湖南省唯一上榜的考古新发现。

冶炼历史跨越汉晋、唐宋、明清,素有“千年矿都”之美誉的桂阳矿产资源丰富,开采、冶炼历史久远。11月8日,桂阳矿冶遗址考古发掘专家座谈会在桂阳县举行。座谈会由长江流域矿冶考古联盟、湖南省文物局主办,来自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等地的专家学者与会。专家认为,桂阳是中国古代重要的采矿冶炼中心,是中国古代币材主要供给地。 今年7月至9月,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北京大学等科研单位对桂阳县境内的10 处炼锌遗址展开专题调查,并对其中保护较好的桐木岭遗址、陡岭下遗址进行主动性考古发掘。根据桐木岭遗址出土的青花瓷器、钱币、坩埚,结合遗址的堆积厚度,初步推测:遗址开始于明末清初,废弃于清代晚期。从陡岭下出土的遗物看,年代大致在清中期至清末这段时间。图片 111月8日,桂阳县仁义镇桐木岭冶炼遗址,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在炼锌遗址实地考察。当天,2016桂阳矿冶遗址考古发掘专家座谈会及长江流域矿冶考古培训在桂阳县举行。 郭立亮摄 该考古项目领队、省考古研究所莫林恒说:“考古发掘出来的遗址,展示了古代桂阳冶炼锌的整个工序流程,对于认识古代冶炼场址的功能分区、规模、矿工的生活水平及生产力水平都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在桐木岭遗址现场,记者看到遗址面积约11万平方米。考古工作者对该遗址最大的一个山体平台进行整体发掘,发现该山体台面呈“品”字形,分布有三个功能单元,即一个焙烧功能单元和两个冶炼单元。 在冶炼区还出土了整套冶炼工具如坩埚、冷凝兜、冷凝收集器、铁盖、托垫、精炼锅等。考古人员在这里还采集到各种矿料样品,从矿石到焙烧后的矿料,再到粉碎后的矿渣,样品系列较为完整。 莫林恒说:“由此可看出古人将锌矿料放入坩埚烧至沸腾,气化后冷凝,再将冷凝后的锌收集起来,提纯后再浇铸成锌锭。 莫林恒认为:“通过对遗址的发掘发现,这两处遗址均为官方遗址,能同时冶炼多种矿物,对冶炼水平要求更高,这在全国较为少见。” 炼出的锌作何用?铸币! 有关专家推算出桂阳康熙五十八年锌的产量约61万余斤,乾隆十一年产量为11万余斤。由此说明康乾年间为桂阳产锌的鼎盛时期,这与本次桂阳考古调查发现的大规模炼锌遗址相符。 官溪河两边为什么会有大量的锌矿冶炼遗址? 桂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桂阳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雷昌仁向记者解释:“ 古代矿冶的原则就是‘以矿就煤’,人们通过河流将矿石运到这里冶炼是因为这里有丰富的煤矿资源。炼好的锌锭又通过河流运出去,这样就节约了成本。” 雷昌仁说:“ 冶炼出的锌主要是用于铸币,在铸钱币的铜中加入一定比例的铅锌后,铜币的耐用度大大提升了。” “在古代铸钱是国之大事。”中国钱币博物馆馆长周怀荣认为:“ 通过考古与文献显示, 桂阳冶炼出的金属锌的主要用途就是铸钱,桂阳是中国古代币材的主要供给地。”(原文刊于《三湘都市报》2016年11月9日A05版)

图片 2

  “2016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会由中国文物报社和中国考古学会主办,来自20多个省市的专家学者参加了大会。经过一天半的项目汇报和答疑解惑,再由终评委员会严格评审和投票,最终产生了“2016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专家在点评时说,桂阳桐木岭矿冶遗址发掘的重要收获是在聚落考古理念指导下的矿冶考古新突破。通过对遗址的全面调查,确定当地采用“以矿就煤”的生产模式来降低冶炼成本;通过对遗址中心部位冶炼平台的整体揭露,完整复原出冶炼场址的功能结构布局。这对于认识古代手工业场址的功能分区、工艺流程、生产规模、工人的生活及生产力状况都有重要参考价值。

  桐木岭遗址出土了国内迄今发现保存最为完整的古代炼锌槽形炉及相关遗迹遗物,可全面复原当时炼锌工艺流程;发现的硫化锌矿焙烧炉及焙烧工艺系中国古代炼锌史上的一大技术进步;遗址中还存在铅、银、铜等其它金属冶炼的活动,多金属一体冶炼是中国矿冶考古的首次发现,说明对矿石的综合利用程度进一步提高,凸显了中国古代科学技术的先进水平。

  桐木岭遗址位于桂阳县仁义镇大坊村和浩塘镇桐木岭村交界处,遗址面积约11万平方米。遗址中心部位有一个炼渣堆积形成的山体平台,台面略呈三角形,东西长度约100米,南北长度约50米,面积约5000平方米。站在高处可以清晰地看到整个区域呈“品”字形,分成3个不同的功能单元——一个焙烧单元和两个冶炼单元。冶炼单元中有1至3个冶炼作坊区,每个冶炼作坊以槽形炉为主体,分布着搅拌坑、洗煤坑、沉淀坑、提炼灶、堆煤区、碎料区、环形护坎、柱洞等遗迹。冶炼区出土有一系列较为完整的冶炼工具,并出土有青花瓷器、陶器等生活器皿。在遗址中还发现块状波纹炉渣,并在对应位置发现有含铜量和含铅量较大的炼炉遗迹。

  桂阳矿产资源丰富,开采、冶炼历史久远,素有“八宝之地”“千年矿都”的美誉,唐宋以后成为全国重要的金属矿产和铸币基地,明末清初达至极盛。在桂阳县存在数十处古代矿冶遗址,经过考古学家的详细调查,2016年7月到11月,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桂阳县文物管理所等单位对明末清初时期的桐木岭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揭露了一批保存完整、规模宏大的炼锌及多金属冶炼遗迹,出土一系列重要的冶炼遗物,再现了当时的冶炼场景。

      (来源:中新网 桂阳)

本文由彩票投注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