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发水浒一百单八将中最无情的人竟是他,母夜

作者:世界历史

“今日得这三个行货倒有好两日馒头卖,又得这若干东西!”

那妇人道:“客官,那得这话?这是你自捏出来的。”武松道:“我见这馒头馅内有几根毛——一像人小便处的毛一般,以此疑忌。”

他帮着孟州道光明寺务农。后来由于一点生活琐事杀了寺中僧人,一把火烧了寺庙,在大树坡作劫匪,被孙二娘的父亲打败,收为女婿。他和孙二娘在十字坡开酒店,常用蒙汗药蒙翻过往行人。他们将行人杀死后,大块好肉当作黄牛肉卖,系统小肉,做馅包馒头。江湖有传言说:“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丢去填河。”武松杀了西门庆、潘金莲后被押送路过十字坡,见酒肉有问题,伪装喝醉酒,捉了孙二娘,与张青夫妇相识,拜张青夫妇为兄嫂。关于刚失去兄长又杀了嫂子的武松,算是一份抚慰。后张青夫妇投靠了二龙山。“双鞭”呼延灼率兵围歼三山,夫妇二人遂同上梁山,开西山酒店。张青排梁山好汉第一百零二位,征方腊歙州一役,神箭手庞万春射死了欧鹏,率军掩杀,宋江军溃退,张青在乱军中战死。

实是只等客商过住,有那些入眼的,便把些蒙汗药与他吃了便死,将大块好肉切做黄牛肉卖,零碎小肉做馅子包馒头。

图片 1

图片 2

水浒传中最残忍的人是野心勃勃的宋江吗?水浒传中最残忍的人是杀人如麻的李逵吗?都不是。

哪里扛得动,直挺挺在地下,却似有千百斤重的。那妇人看了,见这两个蠢汉,拖扯不动,喝在一边说道:“你这鸟男女,只会吃饭吃酒,全没些用!直要老娘亲自动手。这个鸟大汉,却也会戏弄老娘。 这等肥胖,好做黄牛肉卖。那两个瘦蛮子,只好做水牛肉卖。”

孙二娘与张青是什么关系,孙二娘与张青人物介绍,孙二娘与张青是什么关系?孙二娘与张青个人介绍:孙二娘与张青都是《水浒传》中的人物,孙二娘外号“母夜叉”,张青外号“菜园子”··· 孙二娘与张青人物介绍

水浒传第二十六回 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 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

瞧,孙二娘说的“武松肥胖,可以做黄牛肉卖,两公差瘦弱,只好做水牛肉卖”。之前武松质疑孙二娘时,孙二娘便说,她家的包子是黄牛陷的。有了这句话,孙二娘杀人卖肉,卖人肉包子一事已经可以完全确定了。可是,这还不是很恐怖的。而最恐怖的却是:

将“夜叉”当作绰号用在人身上,尤其是用在女人身上,孙二娘是第一个,也算是开了“母夜叉”一词使用的先河。凭借“母夜叉”这一响亮绰号,孙二娘的知名度比起丈夫张青来要高出一大截。在《水浒》这个男人的世界里,男人主宰着一切,当然也主宰着女人,不过也有例外,比如张青、孙二娘夫妇。看看孙二娘那股凶狠、粗莽的劲头,夫妻二人闹起矛盾来,张青估计不是孙二娘手中那把杀人剔骨刀的对手。孙二娘、张青夫妇开黑店在江湖上是出名的,不知情的消费者是否能从孙二娘黑店里活着走出去,关键取决于孙二娘厨房冰箱里储备的人肉是多是少,如果人肉储备充足,那么你很幸运,可以活着离开;如果人肉储备不足,活该你倒霉,母夜叉要拿你充数了!“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陷,瘦的却把去填河。”这是江湖上对孙二娘黑店的写照。孙二娘是第二十六个出场的梁山好汉,当时只是从鲁智深嘴里一句话带过,真正出场要推迟到《水浒》第二十七回。孙二娘夫妇的出场只是武松发配孟州途中的一个插曲,插曲自有插曲的用处,并非可有可无的一段。后来武松逃亡江湖,张青、孙二娘送给他一身头陀行头,武松装扮成了假头陀,天长日久,假头陀变成真头陀,孙二娘夫妇送给武松避难的这身行头,竟成了武松最终的归宿。鲁智深坐镇二龙山的线索也是孙二娘夫妇最先提供的。孙二娘十字坡亮相这段插曲,正是作者给武松日后的行踪、归宿埋下的伏笔。孙二娘、张青夫妇开的这家黑店到底有多黑?武松亲眼所见的情景是这样的——“墙上绷着几张人皮,梁上吊着五七条人腿;两个公人挺着在剥人凳上……”仅这几句简单的描写足以令人毛骨悚然,这种情形比起国外那些令人恐惧、恶心的恐怖片,毫不逊色。这是“替天行道”的好汉该做的勾当吗?这算是好汉所为吗?任宋朝再腐败、再无能,对于这种黑店,恐怕也是要坚决打击的。所以孙二娘、张青夫妇最终也有混不下去的时候。在宋朝政府一场打黑除恶的行动压力下,孙二娘夫妇放弃单干,被迫上了二龙山,正式加入有组织的黑帮集团。以后更大的梁山黑帮兼并二龙山,孙二娘夫妇顺脚上了梁山。孙二娘、张青是第七十个上梁山的好汉,那时梁山已形成规模。初上梁山,夫妻二人论功劳没功劳;论资历没资历;论人情没人情;论武艺更数不上,所以孙二娘夫妻在梁山好汉中的排名比较靠后。孙二娘排在倒数第六,丈夫菜园子张青排倒数第七。孙二娘、张青夫妇在梁山一百单八将中基本属于绿叶性质,是被边缘化的角色。夫妻二人在梁山发起的几次大规模战争、战役中功劳也不多,战绩乏善可陈,不多的闪光点则是——火烧济州造船厂(与孙二娘、张青夫妻一同行动的还有时迁、段景住、孙新、顾大嫂);还有攻打杭州时装扮作艄公艄婆,率先杀入城内(与孙二娘夫妇一起行动的还有扈三娘夫妇、顾大嫂夫妇);孙二娘还生擒了杭州八员首将总军之一的张道原。除此之外,孙二娘、张青夫妻还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功劳,笔者已记不起了。宋江吃过黑店老板的亏,故而宋江对开黑店出身的好汉没有多少好感,像李立、孙二娘、张青这样的只能分到卢俊义那边立功去了。在征讨方腊进入尾声的时候,孙二娘、张青晚节不保,歙州战役,张青死在乱军之中,成了第四十五个牺牲的梁山好汉。时隔不久,在胜利曙光即将来临时,最后一场战役“清溪战役”打响,孙二娘不幸被杜微飞刀杀死。可叹孙二娘,名声显赫一时,竟被一个叫“微”的用不光彩手段杀死。孙二娘成了第五十三个牺牲的梁山好汉。黄牛肉与水牛肉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够吃到的,但却绝对是一个地方的特产。这个地方很有名,叫十字坡。十字坡也只有一家酒店有得买。这家酒店环境很好,就在一棵需要四五个人合抱才勉强抱得过来的大树边。酒店的主人很有名,男的叫菜园子张青,女的叫母夜叉孙二娘。张青原来还算务正业,是个种菜的菜农,不过种的不是自家的地,是替一个叫光明寺的庙里种的,有一天,也不知道是因为一件什么事,反正绝对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与寺里的和尚发生了争执,他脾气暴躁,一时兴起,一失手便把和尚给宰了,而且为了毁尸灭迹,他竟然把这座庙烧成了一片白地。也许天高皇帝远,也许他运气实在好,干了杀人放火的泼天大事,居然还可以逍遥法外,“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流行了成百上千年的俗话如果拿过来对他振振有词说,一准会笑掉他的门牙。他本就是一个不怎么安分的人。既然杀人放火都没有受到追究,那做强盗就更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他有滋有味地干起了“剪径”的勾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一天,他照常打劫,却遇上了一个对头,一个姓孙的老强盗,小巫见到了大巫,结果他这个小强盗被那个老强盗一扁担打翻在地,这下总有苦果子吃了吧,没想到,他的运气实在太好,不仅不“恶有恶报”,不但没有置之死地,还居然被老强盗带到城里收做了徒弟,后来还娶了老强盗的女儿。真是比狗屎运还狗屎运。也许是天下强盗是一家,就像通常说的天下警*察是一家一样,也也许是不打不相识,惺惺惜惺惺,强盗惜强盗。这也可以看出,强盗自有强盗的一番逻辑,是我们这些没做过强盗的人难以理解的。做强盗当然不是长久之计,这毕竟还是在刀尖上行走的活计。积累了第一桶金之后,张青很懂得转型,就像改革开放之初一些人下海经商一样,他跟老婆孙二娘商量后,并且说干就干,就在十字坡开了这家酒店。酒店客人被麻翻放在十字坡这样的乡野之地开酒店,有些蹊跷。虽然开在路边,可客源不会很多,不可能像在城市里那样,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不过,有时候做生意也像打仗一样,人不在多,而在精,张青看重的是经过这里的多是过往的客商,商人有的是钱,这样,他的店就有利可图了。开始他可能还是一本正经的做着生意的,可是就算收的饭钱菜钱住宿钱多一些,也没有丰厚可观的利润。这就得想点办法,怎么样才能实现利润的最大化?就像马无夜草不肥一样,人无横财不富。作为一个对杀人放火没有什么顾忌而法制观念又非常淡薄的人而言,杀人既轻车熟路,得心应手,又可以做人肉生意,一本万利,自然便成为张青夫妇的一个重要选项。加之人肉包子制作十分简单,不用什么工艺,而且还不用花什么力气,只要有蒙汗药就成。什么买卖做多了,都会取得一定的经验的。他们把麻翻的人分门别类,肥胖的人可以做成黄牛肉,瘦弱的蛮子可以做成水牛肉;大块的好肉,切做黄牛肉,零碎的小肉也不能浪费,可以做馅子包馒头。这样的营生就一直这样干了下来,而且经年累月,还真没有出过什么事。既没有工商部门的官员来检查,也没有卫生局的技术人员来检疫,还没有公安局刑侦队的警*察来侦查,也不知道他们夫妇是怎么做到的。而且,地痞流氓阿飞无赖也没来上门耍无赖或索要保护费。真是想怎么做就这么做,想要谁死就让谁死,真是无法无天。“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做多了,十字坡酒店就名声在外了。就连武松这个在此时还没怎么行走江湖的人也听到了:“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成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不过,他这句顺口溜与事实明显不符,所以笑嘻嘻的孙二娘便予以驳斥:“客官,哪得这话?这是你自捏出来的。”肥的明明做成黄牛肉卖嘛,而且又怎么舍得把瘦的拿去填河呢?也许害的性命实在是太多了,差点还把大名鼎鼎惊天动地的鲁提辖给剥了,幸好张青回来得及时,才将他救起来结为兄弟。于是他给浑家定了三条规矩,有三种人不能害:一是云游的僧道,二是行院的妓*女,三是流配的犯人。妓*女的钱是陪了多少小心才得来的,而犯人里则多有好汉。这还算是有点良心。周京新作品之孙二娘、武松及鲁智深黄牛肉、水牛肉还有人肉馒头还在卖着,没有人理会,没有人过问,没有人搜查,打虎英雄武松如果不是留个心眼,也被切做了黄牛肉,不过,他心胸真是大度,被张青几句吹捧的好话一恭维,被好酒好肉一招待,他便不计前嫌,还同张青结为异性兄弟。他现在已经不是什么都头了,就算是,这个地方也不属于他的管辖范围,不必多管闲事,他现在是个配军,他是说过抱打不平,他也很嫉恶如仇,可那都是场面上的,这背地里谁当真?而且张青又不是别人,已经化敌为友,变成了兄弟。兄弟做什么事那是另当别论的,是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的,是可以理解的,自己不也是个杀人犯嘛!只是多少不一样而已。后来张靑兴致勃勃,很有成就感地带着武松参观了他的人肉作坊:“壁上绷着几张人皮,梁上吊着五七条人腿”,武松没有吃惊,没有感到触目惊心,也许已经因为有了张青前面那一番话的铺垫,也许有过两条人命在身的他的心灵已经麻木不仁,他不想再问这些人腿是什么来历,官府都不问,他操什么闲心?这几个人的死和他根本有什么相干?不过,当他看到押解他的已经一颠一倒挺在剥人凳上的这两个公人时,他还是觉得不能见死不救,不仅因为他们一路上那么小心服侍着自己,已经有些情分,害了他们天理不容,而且因为他们还要与自己结伴同行好一段路程,他们如果被张青夫妇都剥了做水牛肉卖,那自己就不能去孟州了。而自己可是在编在册的犯人哪。他暂时还不想被通缉,更不想让人骂自己不是条好汉,好汉做事好汉当,那个牢还是要去坐的。武松走了之后,张青与孙二娘的人肉包子店还在继续开下去,而且还因为生意不错而开了分店,这就意味着,还有无数的生命会平白无故地变成黄牛肉或水牛肉。也许会是你,也许会是我,只要你或我经过这个十字坡。

没错,水浒传中最凶残的人就是人称“梁山妖艳第一”,张青的妻子,别号地壮星母夜叉,孟州道十字坡开酒店卖人肉的孙二娘。

图片 3

孙二娘与张青是什么关系

其实最凶残的人就在几名女将之中。

为什么呢?因为孙二娘夫妻杀的都是一些底层人士,也就是没地位的人。这些人死了官府都懒得追究。而梁山其他好汉杀的人至少在当地还有一些名气,权势和地位,所以他们会被官府追杀,不得不亡命天涯,最后逼上梁山。这也证明了,当时的北宋虽未处末世,却已有乱世之兆。

张青在水浒传中的初次被提及是由鲁智深向杨志自我引见时。当时鲁智深简述本人阅历,说本人在十字坡张青店中被孙二娘以蒙汗药迷倒,幸亏张青看到鲁智深的禅像后晓得是江湖人物,便救醒了鲁智深。谈到鲁智深无处安身时,张青引荐鲁智深到二龙山投靠邓龙,之后张青的事便告一段落。虽然张青于此时便被提及,他却不断到小说第二十七回才真正现身。

只听得妇人喝道:“你这鸟男女只会吃饭吃酒,全没些用,直要老娘亲自动手!这个鸟大汉却也会戏弄老娘!这等肥胖,好做黄牛肉卖。那两个瘦蛮子只好做水牛肉卖。扛进去先开剥这厮用!”

图片 4末世之下,还有朝廷,还有官府,还有法律,平民百姓都已经是命贱如牛狗等畜生,可随意宰杀,无人理会他们的生死。可想而知,倘若到了乱世,百姓们将如何立足?如何生存?这问题无法回答,想想就令人害怕和悲哀。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孙二娘与张青是什么关系?孙二娘与张青个人介绍:孙二娘与张青都是《水浒传》中的人物,孙二娘外号“母夜叉”,张青外号“菜园子”,因为小事杀了光明寺里的僧人,逃出后在大树坡当劫匪,认识了孙二娘,孙二娘与张青结为夫妻,之后在十字坡开设酒店,用蒙汗药害过往行人,做人肉包子生意。后来加入梁山泊,坐上第一百零二把交椅,死后追封义节郎。

武松道:“我从来走江湖上,多听得人说道: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 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

图片 5而孙二娘见了官差,一点都不害怕,还很轻松,最后却连官差一起宰了。可想而知,在武松之前,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命丧孙二娘这个妇人之手了。《水浒传》中其他好汉杀了人,都是不得不亡命天涯,被逼上梁山,而孙二娘和他老公菜园子张青杀了人,反倒能不慌不忙,淡定的继续在孟州道的十字坡开店杀人,卖人肉包子,做生意赚钱。

责任编辑:

还未到乱世,武松吃包子竟然吃出了小便处的毛,这是《水浒传》中最恐怖的部分。也间接反映出北宋末年百姓生活的清苦,可能有些地方已经到了吃人的地步。(喜欢的话多多关注,多多点赞,多多收藏,转发和评论,谢谢!本人其他文章也很精彩,欢迎品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外界都闹得沸沸扬扬了,孙二娘开的是黑店,卖的是人肉包子。可当地官府却视而不见,都不派人过来查一下,对此传闻漠不关心。要知道,当时北宋还未灭,官府机构一切运转正常,法律也还未失效,可是因为官员的懒惰和失职,让大宋律例形同虚设,没一点威慑力。

武松一开始因为听别人说了,在孟州道的十字坡,有一家酒店是黑店,专门卖人肉包子(宋朝人把我们现在的包子称作馒头)。于是当孙二娘把人肉包子端上来后,武松特意大声质疑,质问孙二娘,还把传闻说了出来,看她会不会心虚。没想到孙二娘淡定的很,一口咬定自己的包子是黄牛陷的。接下来书中又是这样描述此事的:

武松取一个拍开看了,叫道:“酒家,这馒头是人肉的,是狗肉的?”那妇人嘻嘻笑道:“客官,休要取笑。清平世界,荡荡乾坤,那里有人肉的馒头,狗肉的滋味。我家馒头积祖是黄牛的。”武松道:“我从来走江湖上,多听得人说道: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

图片 6看看,武松真的发现孙二看看,武松开始怀疑孙二娘卖的就是人肉包子,证据是:一像人小便处的毛一般,但他心里又不敢肯定,心里还存疑惑。后来,当孙二娘给武松下蒙汗药,武松假装中计后,孙二娘是这番表现:

原标题:《水浒传》最恐怖的部分:还未到乱世,他吃包子竟吃出小便处的毛

只见里面跳出两个蠢汉来,先把两个公人扛了进去,这妇人后来桌上,提了武松的包裹,并公人的缠袋,捏一捏看,约莫里面是些金银。那妇人欢喜道:“今日得这三头行货,倒有好两日馒头卖,又得这若干东西。”把包裹缠袋提了入去,却出来,看这两个汉子扛抬武松。

提起武松,想必大家都很熟悉,像潘金莲,武大郎,西门庆这些家喻户晓的人物都跟他有关。武松,这一角色出自施耐庵所作的古典名著《水浒传》,在《金瓶梅》中也有登场,因其排行在二,又叫“武二郎”。在血溅鸳鸯楼后,为躲避官府抓捕,改作头陀打扮,江湖人称“行者武松”。

倘若仅凭武松嘴里说的“一像人小便处的毛一般”就断定孙二娘是个杀人犯,卖人肉包子的,似乎太过于武断。可是孙二娘把两公差和武松叫做行货,又说“倒有好两日馒头卖”。从这可以大概推断,孙二娘卖的包子多半就是人肉包子了。接下来母夜叉孙二娘自己的一番话,彻底印证了外界传闻和武松的疑惑:

据《水浒传》书中的记载,可大概得出108好汉聚众起义到归顺朝廷的时间是大概是公元1119---1121前后,这时处北宋时期,皇帝是宋徽宗赵佶,距离北宋灭亡还有6年时间。虽处末世,但还没未到乱世,官府运转一切正常,法律都还未失效。可武松吃包子竟然吃出了小便处的毛。这事书中是这样记载的:

本文由彩票投注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